书店风景百科

广告

旧金山城市之光—敲打运动的发祥地?

2011-11-27 19:30:12 本文行家:snail1990

一般游客到美国加州旧金山,大抵不会错过坐电缆车、逛渔人码头、观金山大桥等活动,但是有一撮人却会将“城市之光”(CityLightsBooks)这家书店列为拜访重点。

        坐落在中国城和意大利区之间的“城市之光”,周遭景观已富异国情调,店内出没的顾客更是各色人等兼具,其中以来自美国其他地区的居多,此外还夹杂着不少远道从英国、法国、德国、印度、东欧等地来的访客。与其说这些书店的顾客是去买书,不如说她们是带着怀旧的心情,去追忆围绕着“城市之光”的许多故事。

城市之光城市之光


        美国的出版史和旧金山的现代史,自从诗人劳伦斯·佛林格提(Lawerence Ferlinghetti )在1953年以卓别林的电影《城市之光》为名,创立这间书店后,持续热闹了好些年。

敲打运动发祥地

       生于美国,长于法国的佛林格提,是少数几位名列大英百科全书的书店主人,拥有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巴黎大学博士学历,是美国著名的政治诗人兼画家,特别喜爱在书店、艺廊、咖啡店内对群众大声朗读诗篇,以讽喻时政。由于佛氏思想新潮又酷爱文学,因此吸引了一批气味相投的文艺青年,例如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艾伦·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肯尼斯·雷克斯罗思(Kenneth Rexroth)、盖瑞·史耐得(Gary Snyder)等人,“城市之光”成了众人聚集之处,并且引发日后的一段社会和文学“敲打运动”(Beat Movement),并于1960年代转型为“嬉皮运动”(Hippie Movement)。

1955年,旧金山北滩城市之光书店前,左三是艾伦·金斯伯格,右一是佛林格提。照片上的说明是艾伦的手书。1955年,旧金山北滩城市之光书店前,左三是艾伦·金斯伯格,右一是佛林格提。照片上的说明是艾伦的手书。

 

       “敲打族”(beatnik)极端厌烦现世的僵化形式、教规,认为人类已沦为物质文明和既定意识形态的牺牲者,解决之道在于通过酒精、药物、爵士、性、东方神秘主义等来解放心灵、追求自我。凯鲁亚克的成名小说《在路上》(On the Road )正是敲打族的最佳生活写照,书中描述两位盲动的主角,以前述方式在美国东、西两岸间,流荡来、流荡去的故事。

首家平装书专卖店

        在文学表现上,“敲打作家”唾弃学院派的矫揉造作,改采随兴方式记录思想情感,可以事前不打草稿,事后不修改(《在路上》三星期即完稿),更不刻意将诗、散文划定界限。此类作品常随爵士乐在普罗大众前被朗诵,“城市之光”无疑成了发表场所之一。直到现在,书店中还有敲打专区(Beat Section ),陈列此派作家的作品,店主佛林格提自是功不可没。

        佛林格提经营事业也充满反传统精神。当时美国一般人皆认为好书必然是精装本,佛氏却反其道而行,让“城市之光”成为全美首家平装书专卖店,两年后,佛氏更进一步介入书籍出版,举凡本土、国际的当代文学,或是冷僻、绝版的经典,都列为出版对象。

嚎出了自由与艺术

       真正使“城市之光”声名大噪的,是金斯伯格的一首激进叙事诗《嚎》(Howl )。“嚎”象征对社会成规的怒嚎,内容包括同性恋、毒瘾、佛教以及二次大战后人类的唯物倾向与麻木不仁的叙述,金斯伯格赤身裸体在“六艺廊”(Six Gallery)首次向大众发表此诗。

金斯伯格(右)金斯伯格(右)

 

       发表会之后,佛林格提送了个短笺给金斯伯格,内容仿照诗人爱默生在惠特曼朗诵完《草叶集》时所献的贺词——“在这个伟大生涯的开端,我向你致意。”但是,佛林格提还附加一句:“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你的稿子?”“城市之光”于1956年出版了《嚎及其他诗》(Howl  and Other Poems ;通称《嚎》),负责人佛林格提旋即被捕,罪名是出版、贩卖猥亵书籍。经过冗长的审判后,法官最终还是在群众的抗争下无罪开释佛氏。

     《嚎》事件的胜利为美国出版史创下先例,使得其他出版社能引用此例而出版像《查泰芙夫人的情人》之类的书。

       自此以后,“城市之光”成了艺术自由的代名词,其影响力也随着历史的演进而递增。1988年,旧金山市政府通过了“城市之光”的提案,以曾经在旧金山居留的杰出作家和艺术家之名(包括杰克·伦敦、马克·吐温、杰克·凯鲁亚克等十二人),为市区内十二条街道重新命名,揭幕典礼并选在书店的三十五周年纪念日(10月2日),市长同时宣布这一天为“城市之光日”。数年后又有一条街道以佛林格提之名重新命名。

杰克·凯鲁亚克杰克·凯鲁亚克

 

        在这十三条街道中,以“杰克·凯鲁亚克街”(Jack Kerouac Street )最为著名,理由在于地利之便。这条街(其实是一条小小的巷弄)刚刚好紧挨着“城市之光”,这样的安排可以说是相当恰当的,因为凯鲁亚克当年就经常席地坐在这条巷道边上。现在总是可以看到旅人站在牌前,与凯鲁亚克的画像拍照留念。此外,一些电影也喜欢以这条街为场景,例如影片 So I Married an Ax Murderer (片名可直译为《我取了一个斧头杀手》)中的开场,可以清楚地看到“杰克·凯鲁亚克街”的路招,而片中酒吧的氛围及男主角神经质似的朗诵,也颇有模仿敲打族的意味。

       隔着“杰克·凯鲁亚克街”与“城市之光”比邻而居的是旧金山很有名的“维苏威酒吧”(Vesuvio Cafe),由一位欧洲人在1943年时所创立,比“城市之光”的历史还悠久。这家店的内部简直就是一个拼贴艺术,彩绘装饰性的大镜子、仿维多利亚时代的图案、乔伊斯的照片、佛林格提画作的海报、某人的诗篇、漫画卡片及敲打族的报道、照片等相干与不相干的东西,全都混在一块儿,有点怪、又不怪,这曾是敲打族另一个经常厮混的地方。要谈“城市之光”的种种,几乎一定会提到它与“维苏威”的互动。

亨利·米勒亨利·米勒


 

       1960年某天,凯鲁亚克本应前往稍南的 Big Sur 一访作家亨利·米勒,因为米氏曾写信给凯氏,表达对他作品的激赏并邀请凯氏一访,谁知当夜凯鲁亚克却在“维苏威”喝的醉醺醺,偏偏他还记得每隔一小时就打电话给米勒,说他等一下就会过去,这两位作家终究不曾相遇。

分享:
标签: 旧金山 城市之光 敲打运动 平装书 金斯伯格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书店风景》 中央编译出版社 钟芳玲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snail1990哲学专业本科生,喜欢历史喜欢绘画喜欢宗教喜欢阅读喜欢玩且喜欢一切怪异好玩东西的杂食性动物。梦想着开一家书店,并为之奋斗着。。。。。。

行家更新